当我谈高中时我谈些什么

作者:未知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04-29 点击数:

作者:科学高中部毕业生刘培新

     听到两个同学聊起衡水二中的学生跳楼的消息时,我正在寝室里放空自己,干一些自己也不知道在干什么的事情。这个时间的春天最好,大学生们还沉浸在刚刚开学的错觉中,高三的学生大概已经模拟了几次了。阳光照得空气暖融融香喷喷的,要是在高中的话,我现在应该在抽空玩着窗台上养的花或者拨弄小西红柿,它总是被浇了太多的水。

    无论是身处什么样的高中里,每一个学生都寄托着家庭里无限期待,更不用说那些最终能够来到清华北大的佼佼者――他们几乎都被那些著名的高中所垄断。书读到这个份上,圈子已经小的不能再小,互相之间的联系可以超越最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这些学生,已经迈进了即便在我们看来依然被神化了的衡水中学。那些漂亮的升学数字和清华北大名单仿佛在昭示着他们似锦的前程。然而就是在离金字塔尖一步之遥的地方,那些花季少年们却选择了放弃生命求得解脱,变成令人唏嘘惋惜的谈资。

     但并非每个人都会选择如此极端,大多数的学生还是会选择忍过高中三年的严苛要求,最终成为光荣榜上闪耀的名字――起码是当一个状元和一个数学奥赛银牌在寝室里谈论高中的管理之严格的时候。那些被神化或者是被妖魔化的细节,都在亲历者的口中渐渐还原成本来的面目。严格到分钟的早起和午睡,严密监控下的努力学习仿佛是每个清华学生都曾经历过的必修课。

     三年前的我大概会赞同他们的说法,并且和同学抱怨学校过于严格的约束。可是我错了。当我两年前离开东北育才的怀抱,我才最终意识到,我曾经就读过的高中在中国的教育环境下是一个多么特立独行的存在。育才校园里的新鲜空气让我并没有麻木,甚至能够更加敏锐地观察这一切。当我们谈论高中时我们谈些什么?一本率还是升学率?清华北大的人数还是竞赛获奖数?我们能不能谈点其他的维度?

     那是一个包含了从幼儿园到高中的所有学段,汇集了全省最优秀学生的庞大教育体系,然而它却并不滞涩,甚至灵活得有点娇纵的意思,就像一个妈妈骄傲于自己孩子的优秀而对他偷偷玩的电脑也并不追究。它依托着巨大体量的资源却从未试图把学生的最后一点能量压榨成高考分数,而是在应试的教育环境下努力为学生守护着一点自由的发展空间。

    我依然记得学校后边农业基地门口袁隆平的题字,也记得里边的生态猪和有机玉米――我们从来分辨不出哪次的锅包肉用的是生态园的猪。我也记得校园里的射击馆和游泳馆,射击课一般人是无法选上的,七块一次的游泳馆洗澡条件倒是真的不错,我以为上了大学情况多少会改变一点。我还记得夏天嗖嗖冒着凉气的图书馆,不知道有多少个中午我在里边随便拿本书就睡起了午觉。当然还有参观过的驾驶技术模拟室和茶艺室。机器人实验室和生命科学实验室据说是开放给了高中部的创新科学实验班,里边做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出来。

     当然学校的管理看起来也十分轻松。班里只有三十个人,教室里桌椅稀疏得像是小学课堂。夜里寝室不想睡觉,于是六个男生一起吃甘草杏用杏核往门上扔吓走查寝室的值周生。晚上借着打扫卫生倒垃圾的借口早去食堂五分钟不用排队吃上一顿夜宵。一次停电足够让全校沸腾了,来电的时候老师轻描淡写地阻止了正在教室里玩杀人游戏的我们,让我们快点开始学习。我已经记不得有多少次的早饭是在早自习下课的时候在教室里吃的了,老师看到了也只是强调不可以吃诸如包子之类味道颇重的食物以免影响第一节课老师的心情。高中阶段我读过的课外书甚至比大学还要多出一些。

    现在回头想起来,我甚至觉得我在高中的生活更惬意和舒适一些。总之它给了我们更多的自由度,这种自由度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多样化的发展选择,高考、竞赛、出国、艺术生、实验室,资源被用来构建多样化的发展道路,而并非将学生限制在同一个模子中。另一方面则是给学生自我安排和规划的机会,在这种环境中,唯有自我的内在要求才能让一个人在一群优秀的人中间不断前进。  

    这种自由是出于对学生的极大信任。学校相信学生能够安排好自己的生活并规划自己的前程,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由老师出面加以干预。学校相信学生有做出选择的能力和自由,并努力地加以尊重和保护。这是一种与大多数应试教育模式截然相反的假设,因此这种教育并不与传统教育模式短兵相接,而是开辟了一个全新的维度并在其中做着一点自己的事情。

     这种自由让我们能够在高中的应试教育大环境下看到未来更多的可能性,也带给了从中毕业的学生不一样的气质、能力和追求。我们知道自己可以选择,我们也知道自己要为自己的选择而负责。学校提供绝佳的学习氛围和优质的教育资源,剩下的大多数看自己如何去利用。这种新鲜而灵活的校园气息让身处其中的学生更勇于展现自己、发展自己而并不是囿于现状,让学生拓展对其他领域的兴趣,只要你足够喜欢,只要你愿意钻研。老师也不仅仅是知识的传授者,更是生活和精神上的陪伴者――如果你去老师办公室而老师们恰巧在分享什么新买的零食,那么你就会有百分之百的几率随机获得一份。

     然而我并非为育才做软广告,我也看到很多其他的高中在努力地为自己的学生提供多样化的发展机会。同样是一个室友,高中的时候参加过学校艺术团的赴外演出,到了大学积极参加模联一类的活动,表现也很出色。高中三年带来的气质和人格上的改变,是我原先从未曾预想过的,却是我现在深切感受到的。

     我从来都相信这一点:如果我的高中像大多数高中一样采取高压式的教育,升学上的统计数字一定会比现在更好看一些。然而是不为也,非不能也。我为自己的高中能够有这一点点坚守而自豪,也为自己的高中能够如此相信曾经的自己而感动。作为一个高中可以努力地为自己的学生抵抗着功利的侵蚀,宽容淡然地做着自己的事情。所有我们觉得美好的事物,怎知不是亲密之人的苦心经营。

录入者:高望 责任编辑:万景华

相关信息

.
  • 没有相关内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